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您好!欢迎来到四川民族研究所官方网站!

四川民族研究所

    为民族地区服务 为民族工作服务
    为少数民族服务 为繁荣哲学社会科学服务

联系电话:028-62012084

格萨尔史诗抢救与整理

首页 > 格萨尔史诗抢救与整理 >

果洛:史诗《格萨尔》岭国的核心

返回列表发布日期 2017-05-05 浏览:

果洛:史诗《格萨尔》岭国的核心


  如此之多的自然奇观汇集在果洛藏族自治州这块土地上:星宿海、扎陵湖、鄂陵湖像宝石一样在这里闪耀;阿尼玛卿、年保玉则雄踞高原,蔚为壮观的大山大川赋予这里古老而淳朴的民风。而更令人称奇的是,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、被誉为“东方荷马史诗”的《格萨尔》史诗中的英雄格萨尔的故乡,传说就在这里。
  阿尼玛卿雪山下的宝地
  一定有什么值得眷恋,否则黄河从这里发源,奔流而下后为什么要回头,在这里绕一个弯,在阿尼玛卿的脚下恋恋不舍?!
  自古以来,我们就用一种写意与思想结合的方式命名我们周围的一切,包括山川、河流,这使我们在使用某个称呼时,既能指代一个地域,也能表示一种文化。
  史诗《格萨尔》中,岭国指的是格萨尔王的领域,核心区域在一个被人们称为玛域的地方。玛域,单从字面理解,指的是黄河流域。但很显然,这是专指黄河发源和上游的藏族群众聚居区。而《格萨尔》史诗中的玛域正好与阿尼玛卿雪山文化圈相对应。
  从古至今,居住在果洛的人们承袭和沿用了“玛域”这一具有特殊文化内涵的地名。果洛系藏语音译,意为以少胜多或反败为胜。从这里就能一眼看出,这块土地与《格萨尔》史诗之间割不断的联系。
  山高水长、人杰地灵的果洛,自古以来孕育了无数杰出的人才。在翻阅果洛地区的相关史料时,每每让人惊奇的是这个地方居然培育出了那么多文化名人。这可能与阿尼玛卿雪山的高大巍峨、与玛域草原的辽阔壮美有关,也可能与滔滔黄河哺育的文明成果有关。
  果洛生态环境独特、境内野生动物、药用动植物及矿产资源富集;山脉众多,河流纵横,地形奇异,风景优美。果洛有着独特悠久的历史,世世代代繁衍在这块土地上的先民们创造了灿烂的古老文化,显示出河源藏民族的淳朴民风。这里的山山水水都被赋予了大量关于格萨尔的美丽传说,果洛人民把热爱自然、保护自然与传统文化有机结合起来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人文自然环境。
  到处是史诗英雄的遗址和传说
  我们已经知道,果洛独特的文化传统背景和地理环境特色,是孕育《格萨尔》史诗的沃土。千百年来,生活在果洛的人们在黄河源头广阔的舞台上,为世界文化保留了一段段气壮山河的史诗。在这里,可以找到无数《格萨尔王传》中的风物景致,比如格萨尔的狮龙宫殿、赛马称王地等,遵循着这些遗迹,人们能够清晰地描绘出格萨尔一生的轨迹。
  《格萨尔》史诗在青海、四川、甘肃和西藏等省区广为流传。但与其他省区不同的是,果洛地区流传的风物传说、遗址遗迹有两个鲜明的特点,首先是它们数量众多,遍布广阔的黄河源头。果洛人民对格萨尔充满崇敬之情,他们把英雄的出生地和一些主要战场定位在自己的家乡。
  “格学”泰斗降边嘉措评价说:“果洛是《格萨尔》流传最广泛的地区之一,那里的山山水水都与史诗《格萨尔》有着密切的联系。”
  《赛马称王》是史诗《格萨尔》流传千年万里的源头,赛马称王之地是英雄格萨尔历史命运的转折点。史诗关于赛马称王之地的环境描述和今天玛多县黄河乡特别相近,那里周边山川地名与史诗记载也有惊人的一致性,学者们认为青海果洛玛多县阿玉迪是格萨尔赛马称王的起点。
  “阿玉迪”系藏语音译,意为四个小山包。传说格萨尔赛马称王时,赛马会盛况空前,各兄弟部落都出动了人马,勇士们各个身着盛装,豪气满怀。最终,格萨尔在赛马途中降伏妖魔,取得打开古热山宝库的钥匙和一条圣洁的哈达,到达终点古如山下赢得了比赛。
  青海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、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、格学专家索南多杰告诉我们,像这样的遗迹遗址在果洛还有很多,比如史诗中格萨尔王的第一处领地玉龙森多,格萨尔之妃珠牡的故居嘉洛城堡,格萨尔王的修行地班玛仁托神山。
  说唱艺人:史诗的活态传承者
  众所周知,世界上有好几部举世闻名的史诗作品传世,令人叹为观止。然而,在这些史诗中,如今除了定本作品外,很少有艺人专门说唱的史诗。只有在中国,一支由说唱风格迥异的数百艺人组成的队伍,在为世界人类文化研究提供难得的宝库。他们说唱的史诗少则万余行,多则数十万行,这些都是仅凭大脑的记忆能力传承,不能不令人称奇。
  其中,尤其是说唱艺人的传承方式最为神奇,他们学会说唱的种种奥秘,比如托梦、圆光等,将为体质人类学、心理学课题提供重要的研究领域。我们将这些艺人称为“国之瑰宝”实不为过。
  《格萨尔》是一部典型的说唱艺术体,是“散韵结合体”的艺术样式。其中,散文部分采用“说”的形式,叙述故事情节;诗歌部分采用“唱”的形式,表现对话和抒发感情。艺人们在传承这部史诗的过程中,吸收及综合多种表现方式和手段,以一人多角色的说唱充分展示史诗的故事内容,表达说唱者的思想感情。可以说,“说唱”这种特殊形式,是《格萨尔》这种文化形式的载体。
  这种说唱形式多样,不拘环境。作为一种纯粹的民间说唱,对环境的要求只有一点,那就是听众。只要有听众,不管是一个、两个,还是三五个,都可以说唱。说唱的地点更是随意,帐篷里,草场上,朝拜的途中都可以唱。
  “除了说唱,还有《格萨尔》撰写艺人。他们都具有非凡的文字组织和表达能力,通过学习和模仿《格萨尔王传》脍炙人口的史诗文本,萌生创作的灵感并付诸笔端。”索南多杰说。
 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说唱和撰写艺人,《格萨尔》才被称为说不完、唱不完、写不完的史诗。
  去年,《格萨尔》史诗成功进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,这是对《格萨尔》抢救、搜集、整理和研究工作的肯定,也是激励。目前,仅在果洛就发现《格萨尔》说唱、撰写艺人52名,抢救艺人口头作品27部。
  在这片充满神奇和灵性的土地上,果洛人深信:即使有那么一天,飞奔的野马变成枯木,洁白的羊群变成石头,天上的星星不再闪烁,太阳失去光芒,格萨尔王的故事也会世代相传。(作者:蔡文斌 李锦)

推荐阅读

联系我们
联系电话:

028-62012084

传真:028-61361747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黄金路196号